您好!欢迎来访中国传统书法家协会官方网站!

榜 书

发布时间:2018-05-27 15:52    作者:admin
中国的书法艺术历史悠久,自有文字始,就孕育着书法艺术,钟鼎,甲骨文字中那具象的描摩和抽象的曲线即构成中国书法的特殊美,形成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,久有“文化瑰宝”之盛誉。中国书法风格各异,流派纷呈,形式多样,风采独具,并有大小之分,小到如米粒,更甚如头发粗细的几分之一,须借助放大镜方可观之。大的可以过丈余,甚至更大,观为巨字,在书法上则称为榜书。
榜书,又称“擘窠”大字,擘(bò),拇指;窠(kē),穴也,大指中只窠即虎口也。据《泰山》、《琅邪》、《峄山》、《会稽》刻石和文献记载。第一位书写榜书的人是秦朝丞相李斯,此后历朝历代书写榜书者不乏其人。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,榜书从赞颂帝王功德、装饰皇家宫殿、苑囿,发展到题写重臣宅第、寺宇庙堂、关隘城楼、园林景观、名山大川,最后进入寻常百姓家。字体也从单一的篆书、直书,发展到使用行楷、草书。书写时运全身之力把握之,驾驭之,犹如运印,虎虎有生气。在两千多年的发展中,榜书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审美价值,向人们展示了不同时代的文风、时政、地理、历史、文字和书法艺术的变迁,为中国传统文化提供了财富。
     据记载,写榜书其难有五:一曰执笔不同;二曰运笔不同;三曰立身骤变;四曰临仿难周;五曰笔管难精。这五难中最难者,“立身骤变”,榜书书写时整个人都在运动中,在运动中去完成提、按、顿、挫,角度变,距离变,身形变。其一难。“临仿难周”,人之目光所及,手之所到总有变,一旦超越,顾此失彼,欲求周全,其二难。“笔管难精”,不是笔工之贵,再好再精良的制作,到挥运之时遇水墨则挫,要做到万毫齐力,其三难。有此数难,足堪榜之贵。其实写榜书难就难在一个“大”字上,大则结体难以掌握,更难达到笔笔精到。
在中国书法界有一种说法:榜书之美。北有李铎,南有功贞。
中国传统书法家协会主席、中国书法研究院院士、国家一级书法家张功贞对记者说:“榜书在古代多用于题榜,因为古人考试‘中举’是最重要的事。如今不同了,榜书要写重大的时事。2003年,为我国神五号载人飞船升空成功题写了“高科景辉”四个大字,受中央九位领导的批示而载入史册并被中国军事博物馆收藏。”
张功贞说:“榜书最能体现书法艺术的魅力,有气势,能激人奋进。我写的榜书。一般每个字都在一平方尺左右。不过,有一次在深圳的文化博览会上,写过每个字40平尺的榜书,写一个字就得用8大瓶墨汁。”
记者问道:“有人以为没有必要提倡榜书,说把小字放大不就是榜书了吗?”
张功贞说:“不对,正像大型雕塑和微雕,大型壁画和内画不能互相替代一样,毛笔书法小字放大只能是放大缺点而不是放大优点,放大和缩小的过程中,不只是曲线和点阵的添减,而是失去了书法个性气质的最佳表现,写小字与写大字从情绪、气力等综合因素上是不可同日而语的。”
记者又问道:“那么怎样才能练好榜书呢?”
张功贞说:“关键是多实践,多读多临碑帖,要有扎实的书法基本功。写榜书,事先必须考虑好怎么安排结构,之后运气,这时你好像能看出字已跃然纸上,已经写好了似的,这在书法上叫‘意在笔先’。字要大,墨要深,纸要厚,凝神静气,不要急于下笔,更不能看到观者甚多而怯畏,要等激情上来后,拿起笔来,在运气中一气呵成。这时写出来的大字,给人以力量,给人以震撼!”
  • 上一篇:古代书法价值再发现 专家预期行情会继续
  • 下一篇:中国传统书法的技法
  •